访中医肛肠科学的奠基人、上海市名中医、著名肛肠疾病专家柏连松教授

发布日期:2007年11月2日

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柏连松教授,曾担任中华中医药学会肛肠分会副主任委员,现任中华中医药学会肛肠分会顾问、卫生部新药审评专业组组长、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科技进步成果奖审评委员会专家、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审评委员会委员、国家高等医学教育学会肛肠分会副主任委员、全国痔病专题协作组组长、上海市肛肠病医疗协作中心主任、上海市肛肠学会主任委员、上海中医药大学及中医药研究院专家委员会委员、上海市名老中医专家及学术经验继承人导师、颜德馨中医药基金会顾问。

柏连松教授主编了《简明肛肠病学》、《实用中医肛肠病学》、《中医肛肠科学》、《柏连松谈肛肠病》、《痔肛裂肛瘘》,编著了《医籍精选》和《中医治疗疑难病秘要》等著作。创制了消痔锭、曙光Ⅰ号注射液、长麻Ⅰ号、炎宁灌肠液、熏洗Ⅰ号、柏氏痔科治疗仪等,其中纯中药栓剂“消痔锭”获1986年上海市优秀中成药新产品二等奖,被载入《中国药典》;“炎宁灌肠液治疗非特异性结直肠炎的临床与试验研究”获1995年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科技进步三等奖;“痔科熏洗方抗炎、生肌作用的临床及实验研究”获2001年上海市科委科技进步三等奖。1992年被上海东方电视台与上海市卫生局誉为“东方名医”,1995年被上海市卫生局评为“上海市名中医”,2000年又荣获二十一世纪国际医药发展大会“金象大奖”,2006年获得中华中医药学会颁发的中医药传承特别贡献奖。

柏连松教授是中医肛肠科学的奠基人之一,对中医肛肠科学的发展影响深远。从事中医外科、肛肠科工作40多年,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坚持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继承与创新相结合,形成了完整的中医肛肠病治疗体系,发明了许多临床上卓有疗效的新疗法。

张婷婷:柏教授,您好!曙光医院的肛肠科、柏氏肛肠科为广大民众提供了良好的健康服务,在上海乃至国内外都享有声誉,您能告诉我们这门具有传统中医特色治疗方法学科的发展历史吗?

柏连松:中医外科诊治的疾病范围很广,包括肛肠病、皮肤病、乳腺病、甲状腺疾病等。我早年师从全国名中医、上海中医外科名家夏少农教授,跟随夏师临诊,全面、系统地掌握了夏氏外科的中医特色。由于观察到肛肠疾病的发病有逐渐增多趋势,而相应的治疗方法、治疗药物匮乏,经过深思熟虑,我决定把肛肠病作为自己的主攻方向,力争发挥中医药的特色和优势,使中医肛肠病的诊治达到一个全新的高度。由于我的不懈努力,先后研制了许多特色制剂及治疗方法,为中医肛肠科学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张婷婷:您的这些学术思想对中医肛肠科学的发展影响深远,为此柏教授也成为中医肛肠科学的奠基人之一。创建一门学科是要付出许多艰辛的,您是如何以“攻城不怕坚”的精神去完成历史使命的呢?

柏连松:我从事中医外科、肛肠科工作40多年,积累了一些临床经验,发明了许多临床上确有疗效的新疗法,如“高位肛瘘双挂线”改变了传统高位肛瘘挂线时间长、痛苦大、对肛直肠环功能影响大的缺点,具有脱线时间短,创面愈合快,直肠环疤痕轻的优点。另发明的“高位肛瘘的隧道法”,完全改变了高位肛瘘的传统治疗认识,又与现代医学最新进展相结合,治愈率高,对肛门括约功能的影响很小。通过对混合痔手术操作的不断改进,使混合痔手术痛苦小,疗效好,无并发症。

七十年代初我们开始研制系列中药内服、外用制剂,其中包括一些单方如青萁片、验方如四味痔血汤等,应用于临床,均取得了很好的疗效。1982年中医肛肠科从中华中医药学会外科分会中分离出来,创建为一门独立的中医肛肠专业学科。由于科室的发展,我科逐渐引起了本市及国内中医肛肠界的重视,并逐渐确立了在本市乃至全国的学术地位,相继作为全国痔病专题组组长单位、上海市中医肛肠病医疗协作中心,我也有幸被聘为中华中医药学会肛肠专业委员会副会长。

奋斗的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的,经历了许多坎坎坷坷、风风雨雨,才一步步地走向成功。就拿由我首创研制的纯中药栓剂“消痔锭”来说,由于当时临床用药寥寥无几,我便结合中医传统的外用塞药法,经过反复研究,参照西药药栓,最终确定处方,自己动手制造模具,自行生产。但不久问题就接踵而来,可能是基质的原因,随着气候温度上升,药锭会自行融化。为克服这项弱点,我多方询问请教,完善处方的配伍剂量,重新试验,经过多次努力,才取得了效果。

“曙光Ⅰ号”硬化萎缩注射液也是我辛勤钻研的结晶。当时“消痔灵注射液”在临床广泛使用。可能由于操作者掌握药液浓度、注射部位的偏差,常常有大出血等并发症发生。我在临床使用后常常连续多天在医院观察,直到认为病人没有问题后才安心回家。当时我就考虑能不能研制一种更为安全的注射液呢?有了这样的想法后,便一头埋进书堆里,开始查资料、定方案,在院领导的大力支持及制剂室的有关人员的努力配合下,“曙光Ⅰ号”硬化萎缩注射液终于诞生了。包括“双线切挂法”、“隧道法”治疗高位复杂性肛瘘;内注加分段内扎外剥法治疗环状混合痔,都是在不断摸索中求突破,不断实践中求发展。所以说,今天的一切来之不易,为此我付出了不少心血和汗水。

在医疗市场竞争日益激烈,人们对医疗服务提出更高要求的情况下,医院决定确立品牌,凸现特色,成立了以姓氏命名的柏氏肛肠科。在科室成员的共同努力下,进一步提升中医意识,提高中医疗效;力求既保证质量,又体现水平;在竞争中求发展,满足人民群众的需求。

张婷婷:柏教授,听您讲了中医肛肠科学的发展史,作为一个中医人感到非常的自豪,您锲而不舍的科学精神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中医外治法为人民的健康做出了许多贡献,已越来越受到中医界所重视,能谈谈在中医外治法领域里肛肠科的治疗方法有何独特优势?

柏连松:中医外治法源远流长,外治法在肛肠病治疗中运用极为普遍,占有重要地位。它不但能够弥补内治法的不足,而且许多肛肠疾病以外治法为主要的治疗手段,有其很好的治疗效果。《理瀹骈文》说:“外治之理,即内治之理,外治之药,即内治之药,所异者法耳。”指出了外治法与内治法治疗机理相同,但给药途径不同。外治法是将药物直接施用于患处,以直达病所,产生作用,它也是中医肛肠科所独具的治疗方法。

中医肛肠外用方法众多,有外敷、塞药、灌肠、熏洗、药线、热烘等方法。外治法的运用与内治法一样,也要从整体观念出发,进行辨证施治,根据不同病情酌情使用。

像三石散、三石散油膏(麻油调,随调随用)、生肌散在肛肠病术后换药中应用十分广泛,对促进创面愈合起到了很好的作用,深受临床医师的青睐。长期临床实践证明保留灌肠法对治疗直肠炎、直肠溃疡有疗效,我院的院内制剂-炎宁灌肠液是经过反复的临床实践,药物从30余味精简为4味,对治疗湿热下注型直肠炎、直肠溃疡疗效确切。

熏洗疗法是中医肛肠科的重要外治方法之一,能治疗各种痔疾、脱肛、肛裂及痔瘘术后肿痛等,但并不是说适用于任何病情,有些病人使用该法治疗后,会觉得肛门肿胀加重,这时,我会嘱咐这些他们采用湿热敷,即用毛巾蘸药汁趁热敷患处,或用蘸湿药汁的毛巾敷于患处,外加一个温热的水袋,以保持恒温。

张婷婷:中医理论的精髓是整体观念和辨证论治,柏教授,您在治疗肛肠疾病中是如何应用的?可否举例以示。

柏连松:肛肠疾病除用手术治疗外,也应注重整体观念,配合中药内服外用,内外兼治,提高疗效。由于肛肠疾病有一定的特点,如其病位在下,其致病因素多为“风、热、燥、湿”等,故临床治疗有一定规律可寻。只要仔细观察,四诊合参,正确辨证,合理施治,一定能取得满意的疗效。因此,这就要求我们医生有扎实的中医功底。

中医在治疗肛肠病方面有许多特色和优势。譬如对肛周脓肿这个病证,西医习惯用抗生素进行治疗,尽管能控制病情,但使用抗生素后脓肿被包裹,局部形成迁延性僵块,使病程延长。如果我们发挥中医特色,在诊治本病时强调从整体观念出发,运用中医辨证施治原则进行治疗,在脓肿早期应用中药清热解毒,活血散结消肿可使肿块消退,中期使用清热解毒透脓中药可减轻全身症状,有效地控制病情,缩短病程。而且使用中药治疗后,局部一般不会留有僵块。

四味痔血汤是我在长期临床实践中,总结出来的经验方,方中黄芪为重要的补气药,取其补气升阳托毒生肌之功,用生地为臣药,以清热凉血、养阴生肌配之,以黄柏、仙鹤草佐之,前者有清热燥湿、泻火解毒之功,后者具收敛止血、活血消肿的作用。全方寓补、清、泻、敛于一炉,有益气养阴、清热凉血之作用,既顾及本虚,又可治标实,切中内痔出血的主要病机,故临床屡试不爽,疗效显著,实乃治疗内痔出血的一大良方。

在肛肠病术后恢复过程中,中药治疗也同样能发挥很好的作用,尤其对于体质虚弱,创面生长缓慢的病人。可通过辨证,在益气养阴,健脾醒胃等治疗药物中佐以清热利湿之剂,对素体虚弱,或术后体虚,正气尚未复原的病人,能收到增强体质,加速创面愈合的作用。这就是中医中药治疗的优势。

张婷婷:从您讲解中,十分强调中医基本功在辨治肛肠疾病的重要性,肯定会给许多青年医生以临床启发,您能推荐一本中医书给从事肛肠疾病的医生吗?请您对青年医生予以临床告诫和提出希望。

柏连松:从事中医肛肠病专业,除了打好扎实的中医基础,还需要阅读相关的专业书籍。《实用中医肛肠病学》作为卫生局制定的中医肛肠科医生必读书籍,应该会对临床有一定的指导作用。

我告诫青年医生在临床上要做到胆大心细,要立足中医,夯实中医基础,才能发扬光大。我希望他们在继承中医传统独特的、有效的治疗方法的同时,不断进取,勇于创新。

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