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上海市名中医、中医教育家、脾胃病专家蔡淦

发布日期:2007年11月2日

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蔡淦教授,现任曙光医院消化科督导、上海中医药大学内科教授、博士生导师、博士后流动站导师、专家委员会委员。兼任上海市中医脾胃病医疗协作中心主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重点专科脾胃病学科带头人、全国老中医专家学术经验继承人导师、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评委、上海市科技进步奖评委等职。

蔡淦教授长期从事中医内科的医疗、教学和科研工作,尤其擅长于胃肠疾病的治疗和研究,主持省部级课题10项,并获省部级以上科技进步奖5项;培养博士生20名、硕士生12名;曾两度荣获上海中医药大学优秀博士生导师称号,1995年被上海市人民政府评定为首届名中医。蔡淦教授主编或编写教材、专著共28部,其中《高等中医院校教学参考丛书•中医内科学》获国家科技成果奖。鉴于对该书的突出贡献,1997年蔡淦教授应邀出席了国家科技奖励大会,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2006年又聘为全国高等教育中医药类精编教材《中医内科学》主编。

张婷婷:蔡老师,您好!您是教育学家又是临床专家,是名师又是名医,桃李满天下,培养了许多优秀的中医人才,如今都担负着中医事业传承、发扬、创新的历史使命,能谈谈您四十余年的育人体会吗?

蔡淦:本人在曙光医院中医内科医、教、研第一线摸、爬、滚、打已四十五年,曙光医院是新中国成立后最早的中医学院附属医院,担负着大量的临床教学任务,临床教师既是医生又是教师,具备双重身份。我认为临床教师必须确立在医疗活动中以患者优先,在教学过程中以学生为主的原则。患者优先要求临床教师在面对各种医疗方案的选择时必须把患者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根据患者的切身利益和实际需要制订治疗方案,处理好医患的关系,而以学生为主体要求临床教师必须围绕学生的需求,设计带教方案,尽管在带教活动中是以教师为中心,但其教学实践则以学生为主体,一切为了有利于学生掌握医学知识和医疗技术,临床教师的言传身教是形式,其实质是让学生尽快成为合格的医学人才。临床教师在传授专业技术的同事,他们的医德医风时时刻刻都影响着学生,其优良的医德或不良的作风甚至可能影响学生的一生。个别医务人员经不起物质利益的诱惑,“见利忘义”,放弃了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在人生观、价值观上产生了偏差,主要表现在工作责任心差,服务态度生硬,以医谋私、收受或索取药物回扣及红包。教学医院是培养年轻一代医务人员的摇篮,决不能允许有以上情况的发生,临床教师必须具备高尚的师表和优良的医德。

在临床教学中还应该注重临床思维方法的培训,高水平的临床医师除了应具有丰富的专业理论知识和技能外,还应有良好逻辑思维方法和能力,临床教师要引导学生锻炼敏锐的洞察能力,勤于思考、善于思考,透过各种症状、体征的现象去认识问题、分析问题,学会抓住有价值的信息不断深化临床思维,从而得出正确的诊断、辨证和治疗方法,善于从纷繁的临床现象中发现问题、提出问题,并以科学的态度去解决问题,通过临床实际的病例,采用启发式和讨论式的教学方法,把培养学生的思维方法和提高学生的思维能力作为一项重要的教学任务。为此,我们开展了课堂讨论式教学法,三阶段案例教学法等等,并举办了十届全国中医内科学高级师资培训班及助教进班。主编或编写有关中医内科的教材及参考书二十八部。

张婷婷:目前师承教育和科班教育是中式教育的两种模式。您认为还有哪些不足,如何弥补?

蔡淦:目前高等中医教育的主要方式是学校的科班教育,包括本科生的教育及研究生的教育,但中医是一门实践性很强的科学,需要从临床实践中积累经验,熟练掌握和运用中医药学术精髓,绝非一朝一夕之功,须有广泛的临床,没有名师的指点,很难体会中医理论的深奥微妙,因此中医高层次教育,除了科班教育外,必须重视临床技能临床能力的培养,要早临床、多临床,而传统的师承教育正好弥补了这方面的缺陷。师承教育,师父带徒弟,朝夕相处、耳濡目染、口授心传、个别指导,能使学生逐步领会和掌握中医学的真谛。

师承教育是培养高级中医临床人才的重要形式,而研究生教育知识面宽广,重在创造性思维能力的培养,毕业后在科研设计、科研成果方面具有优势,且后劲较强,如能将师承教育的优点运用于临床研究生的培养,那么即可弥补研究生临床能力的不足,又可增强师承教育的科研能力。师承教育与科班教育各有优势,可以互相结合、优势互补。今年年初在上海市卫生局和上海中医药大学的共同努力下,举办了上海市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高级研修班,是中医高层次师承教育与科班教育结合的典范,其目的是培养一批真正懂中医,真正用中医看病的一流中医药人才,正确处理理论和实践、传统与创新、继承与发扬、外语教学与传统文化教学之间的关系。

张婷婷:中医临证与中医学理论产生于实践,师承教育不仅仅限名医带徒,从理论到临床,再从临床到理论,包括继续教育等等,您有何建议?

蔡淦:中医药学的理论来源于临床实践,中医教育应该从理论到临床,再从临床到理论,要求早临床、多临床。正因为如此,我们在中医内科学的教学过程中开展了三阶段案例教学法,其目的主要是强化基本功训练,巩固学生在课堂上学过的中医学理论,并提高其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这关系到学生今后能否独立从事临床工作的重要问题。我们在临床带教过程中分三个阶段,提出不同的要求,精选一系列病例,有目的、有步骤地施教,与学生一起讨论分析,掌握病证的辨证要领,提出治疗法则及方药。通过多年的教学实践,我们认识到这种方法形象生动、能循序渐进地引导学生迈入中医临床的深奥殿堂,是一种能有效地加强学生中医基本功训练的教学方法。随着时代的进步、社会的发展,中医理论也应该不断地有所突破,只有这样才能培养学生的创新精神。

张婷婷:蔡老师,您是治疗“脾胃病”的专家,可以例举谈谈采取中医药治疗脾胃病的优势在哪里?

蔡淦:中医脾胃学说源远流长,两千年前的《内经》一书就对脾胃的生理、病理做了阐述,直至金元时代李东垣《脾胃论》的问世,遂形成独特的脾胃学说,后世医家在这方面又不断地有所建树。近几十年来,随着中医事业的不断发展,国内许多脾胃病专家在继承历代医家的经验基础上,积极开展临床研究,为脾胃学说的临床应用开拓了新的领域,同时运用现代科学手段对脾胃学说进行了广泛深入的研究,为阐明脾胃学说的实质做了大量的工作,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如在中医理论的指导下对对脾本质、脾虚的诊断标准及健脾益气类方药的研究运用传统与现代研究相结合的方法,从生理、生化、病理等多学科、多指标、多途径,由临床到实践及动物模型等进行了广泛的研究,取得了可喜的进展,对加速中医现代化起着很重要的作用。

我院消化科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重点专科。多年来运用中医药治疗胃肠疾患取得了较好疗效,如应用自制制剂“乐胃颗粒”(莪连颗粒)治疗慢性萎缩性胃炎伴癌前病变,经治疗6个月后,症状及病理明显改善,总有效率为87.1%-80.6%,并与胃复春对照,症状和病理疗效均优于后者;应用自制制剂“肠吉泰”治疗腹泻型肠易激综合征,并设安慰组对照,采用随机单盲对比分析服药前后患者的症状评分,其疗效优于安慰组。在取得临床疗效的基础上,我们又进一步对其疗效的机理作深入的探讨,从病理形态及细胞动力学角度观察乐胃颗粒治疗慢性萎缩性胃炎癌前病变的作用机制。从脑肠轴探索肠易激综合征肝郁脾虚证实质的研究,分别获得上海市科委及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资助,并取得一些成果。

张婷婷:请您对从事“脾胃病”的青年医师告诫临床诊疗方法,提出您的希望,并推荐一些可供学习的书籍、需要掌握的经典字句和常用的方剂和中药。

蔡淦:中医治疗脾胃病应强调三观,即整体观、动态观、平衡观。整体观来源于中国古代哲学“天人合一”的思想,它认为人是一个有机整体,人与自然环境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动态观强调辨证论治,药方随患者的病情的变更而变化不能用一个固定的方药,而应该“药随证转”、灵活应用;平衡观即不偏不倚,只有保持这种状态,人体才能维持正常的功能活动。

“三观”是中医治疗脾胃病的基本原则,其中尤其要强调“整体观”。脾胃有病可影响其他脏腑,其他脏腑有病也可影响到脾胃,脾胃与其他脏腑之间有着密切的关系,在治疗中应重视这种关系,即“治脾胃以安五脏”,运用脾胃学说可以指导心、肝、肺、肾等疾患的治疗。李东垣的《脾胃论》中有诸多记载,创立“内伤脾胃,百病始生”的观点,可以参阅,并予以继承。

任何一门学科都是在继承前人成果和吸取同时代先进科学技术的基础上发展的。中医脾胃病的临床治疗和研究也不例外。在现代科学技术飞速发展的今天,更应该积极地利用先进的科学技术和现代化手段,“为我所用”,以传承和发展脾胃病的临床研究。在脾胃病的治疗中,胃肠镜的前后比较是评判疗效的客观指标之一,其他如生理、病理、生化、免疫和分子生物学的指标,对揭示脾胃病证的内在变化也有十分重要的意义,都应该积极加以运用。

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