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中医急诊专家、上海市名中医王左教授

发布日期:2007年11月2日

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王左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上海中医药大学专家委员会委员、曙光医院首席医疗官、曙光医院名中医诊疗中心主任、曙光医院急诊科督导、中华中医药学会急症医学分会副主任委员、中华医学会急诊分会危重病专家委员会全国常委、华东地区危重病急救医药专业协作委员会常委、上海市中医药学会急症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上海市中医药学会内科分会常委、上海市医学会危重病专科委员会顾问、上海市卫生局医疗质量管理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上海市卫生局急诊和ICU质控专家委员会委员。

王左教授主持的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重大科研项目——“参附青注射液对邪毒所致厥脱症的研究”于1987年获该局科技成果甲等奖;“平哮液治疗急性支气管哮喘的研究”1992年获得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科技进步三等奖;“复方葶苈注射液治疗肺动脉高压的研究”2000年获上海市科技成果二等奖。近年来在国家及省级杂志上共发表论著30余篇。主编《乡村常见急症的抢救》及全国高等教育中医类规划教材《中医急诊学》。1991年起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1995年被评为“上海市名中医”。

王左教授从事中医临床工作数十载,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认为疾病多由正虚邪盛所致,临证主张遵循“扶正祛邪”之大法。提出“扶正重气血,气血贵畅和”;“祛邪勿忘毒,法必清解通”的治则,形成了独具特色认识和治疗疾病的理念。近年作为曙光医院首席医疗官亲临一线指导病房工作,传授中医四诊、中医辨证、施方用药在危急重症中的应用。

曙光医院学术部主任张婷婷就中医如何治疗急症的话题访谈了王左教授,兹介绍如下。

1、临证辨阴阳,用药有依据

王左教授认为中医要参与急症和危重病抢救,思路不能太狭窄。在危重病的抢救上,西医的优势主要体现于先进的仪器和起效快的药物,而中医的优势则集中在运用中医理论,分析判断疾病的证候和症状的机理,辨证施治。中医与西医的优势相整合才能扬长补短。王左教授说,在临床实践中,阴阳学说的理论始终贯彻于整个治疗过程,如按阴阳分,输液的盐水、输血、胰岛素可归属于阴;而糖水则归属于阳。我们发现阴虚舌红的患者,以盐水补阴为主;畏冷阳虚的患者,以糖水补阳为主,以此类推,输血、输蛋白适时选择可见一斑。结合电解质检查,观察机体阴阳失衡,中西理论互补,回阳救逆,相得益彰。又以糖尿病患者胰岛素应用为例,治疗中的胰岛素量较难掌控,量不足则血糖难以控制,量过多又易发低血糖。而王左教授认为,糖尿病患者胰岛素分泌不足,本身为阴虚,理应补阴,然阴阳互损、通须补气,取阳生阴长之理,低血糖就很少发生。中医注重天人合一、辨证论治,有共性也有个性,再如心肺脑复苏成功后面临脑水肿,西医的做法是进行脱水,对什么人用多少?脱水指标如何选择?没有定论方法。中医舌诊发现,舌红无津的情况下谓之伤津,提示已脱水,如再用脱水方法后果不堪设想;舌腻润则津液尚存,脱水之法可用,还要拟中药苍术、厚朴重以化湿。再如,心衰药物的辨证应用,抗生素上中下三焦分类应用等等,不一一赘述。中医辨证运用于病房工作,用现代循证医学的客观数据,可在治疗上再创新一步,一方面发挥中医证治优势,一方面补充西医不足。

2、扶正重气血,百病乃可去

“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邪之所凑,其气必虚”。这是王左教授在查房中常常引用的一句《内经》名言,在诊疗疾病的过程中,他指出应遵循扶正祛邪大法,且首当扶正,以益气和血为先。气畅血和、精神乃治是为健康。千疾百病皆由气机郁滞、气行瘀阻而致。益气补血阴阳乃平,调气活血生命才能长安。气血不安即见病象,王左教授告戒我们临床观之要注意两点:病初常见气血量变之征,即气滞血瘀,如肝气不舒、肝胃不和、肺气上逆、心气不通及瘀血内阻而见瘕聚之象。治当调气活血以急治,调气重在疏肝,药如郁金、青皮、川芎、桃仁、丹参之辈;病久必见气血质变之象,耗伤正气,即气虚血亏,治当益气补血以缓图根本。如急养峻补,滋腻太过,反致气结血停,欲速则不达,慎之。益气不忘行气,药如党参、芪黄之属,少佐陈皮、砂仁;补血切记活血,药如当归、首乌之辈,酌加桃仁、三七。王左教授举例:有一女性患者以头痛数载为主诉。其头痛每日而作,左侧为甚。面稍浮肿,体胖,颈有板滞感。自觉胸闷、腰酸、乏力。时唇舌麻感,纳不馨。已绝经,血压控制满意。舌质淡苔薄白,脉弦细。诊断:头痛,辨证属肾阳虚衰,气血失和。治以肝肾并补,气血平调,佐以平肝、祛湿以治标。方以仙茅、仙灵脾温补肾阳;熟地滋养肾阴;黄柏、知母滋阴清下焦虚热;又因气机的疏畅条达全赖于肝,故以赤芍、白芍柔肝体,补肝用。当归、川芎、郁金活血理气;天麻平肝潜阳;车前子使湿热从小便去则邪有出路;牛膝活血祛瘀,补肝肾,引药下行,理气活血则瘀血祛,新血生,气通血畅。方中调理气血之品较多,服之效如桴鼓。

3、祛邪勿忘毒,泻毒贵在通

中医学之“毒”,许多学者认为其概念模糊,应用更难以把握,王左教授如是解释毒的成因、危害、治则、用药。他认为:无论外感六淫抑或内伤七情,日久均可邪郁化火,火盛酿毒;毒邪既成,外而损伤经脉,内而败坏气血,上可侵扰清宫,下可雍阻五脏;筋脉损则肢体不用,清宫扰则神明不宁,五脏塞致毒邪蕴结,气血败见百病丛生。所以亦应充分认识到“毒”对人体的危害,当及时清之、解之、排之。如将成之毒,宜清之,掌握治病求本之法,在祛除原发病邪基础上,重视使用清热泻火之品,以绝毒源。此乃“上工治未病”之举,临床常以金银花、夏枯草、山栀、知母、黄连、黄柏为君,臣以郁金、川厚朴、桃仁、三七理气化痰,冀火清而毒源绝,气血畅则阴阳和。已成之毒,宜解之。根据病机,酌情加用行气活血化痰之品。解毒药以蚤休、半边莲、半支莲、金银花、连翘、野菊花为上品,常臣以枳壳、川厚朴、川楝子、路路通、桃仁、丹参、胆南星、法半夏、海藻等。极盛之毒,宜通之。采取通腑泻毒之法,药如大黄、茵陈、金钱草、海金砂、牵牛子之辈;拟用通络活血之法,药如红花、丹参、川芎、地龙、全蝎、水蛭之属;施交通阴阳之法,因毒邪鸱张,败坏气血阴阳,故通腑之中不忘扶助正气,泻毒时还需交通阴阳,药如生地黄、熟地黄、天冬、麦冬、肉苁蓉,杜仲之类。

解毒还有许多方法,如排毒(通过通利大小便、排汗)、拔毒(以毒攻毒)、托毒(扶正解毒)等。中医急症在危重病人的抢救中要汇总外科(毒)、骨伤(瘀)、妇科(血)与儿科(肺、消化),灵活运用施治方法,结合中医的优势和现代医学的优势,综合救治、提高疗效。

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