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上海市名中医、糖尿病专家丁学屏教授

发布日期:2009年3月9日 丁学屏教授简介 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教授、主任医师,上海中医药大学名中医。目前担任上海市中医糖尿病特色专病学术负责人,上海中医药学会糖尿病分会主任委员,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糖尿病专业委员会委员,世界中医学会联合会糖尿病专业委员会(内科)副会长。 1962年毕业于上海中医学院,后进入上海第二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中医科工作,从事中医肾病的临床研究。后又先后调至上海小三线古田医院、第九人民医院工作,并相继开展了内科疾病、地方性季节性流行病及中医药治疗心血管疾病的研究。调至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后,一直从事中医内科临床、教学、科研工作,于心肾疾病尤有心得。20世纪90年代迄今,致力于糖尿病的临床研究,于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糖尿病肾病尤为擅长。近年编著出版了《古方今释》、《张耀卿学术经验集》、《糖尿病的中医治疗》及《中西医结合糖尿病学》等专著。 唐晓兰:丁教授,您好!曙光医院的内分泌科是您一手创办的,能谈谈当时创办内分泌科的设想及其发展情况吗? 丁学屏:我1962年毕业于上海中医学院,曾经系统地进行了中医基础理论和临床各科的学习,受到名中医张耀卿、刘树农老师的熏陶,参加工作后,又得名中医陈道隆先生的栽培,深得其教益。在他们的教诲下,可以说我对中医产生了深厚的感情,对中医事业也有了执着的追求。我曾先后在多家医院工作过,在相关领导的支持下,几经曲折,最后我还是回到了曙光医院中医内科工作。当时在中医学院系统内中医治疗糖尿病的领域尚无人涉足,是未开垦的处女地。而中医对糖尿病的治疗,可追溯至先秦、汉、隋,鼎盛于唐、宋,源远流长,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糖尿病的患病率又与日俱增。在医院领导的指示下,我萌发了研究糖尿病的想法并付诸实践。1992年7月开设中医糖尿病门诊,取得显著疗效。1993年2月我在《新民晚报》上发表了运用益气养阴,息风通络的方法治疗2型糖尿病文章,产生了很大的社会反响,从此病员纷至沓来,门诊量每年以30%递增。同年4月我还出席了在东京召开的第八届中日中医健康研究会并作大会发言。论文“扶养气阴、滋液息风法治疗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的疗效分析”后来还发表在东洋出版社出版的《中医燎原》1994年6月号上。 经过了几年的努力,曙光医院的内分泌科从无到有,取得了长足的发展,曾先后被上海市卫生局评为上海市中医糖尿病医疗协作中心和上海市中医糖尿病特色专病。并先后参与和承担了国家“十五”攻关、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上海市科委等科研课题,在国内具有相当的学术地位。 唐晓兰:如今古文知识、古代哲学,甚至中医经典知识渐渐被年轻中医师们忽视,您能结合自己的经历,谈谈加强中医经典知识学习的必要性吗? 丁学屏:我的导师刘树农,熟读医学经典,对中医经典中的原文倒背如流,被程门雪院长誉为“活字典”。遇到疑难求教于刘树农老师时,他常常是出口成章,对中医经典著作的讲解一字不漏。同样,陈道隆先生也是一直要求学生熟背各类医学经典,他的言传身教使我受益终身。虽然我已七十多了,但由于从小受到导师的熏陶,养成了良好的学习经典知识的习惯,现仍天天阅读中医经典著作。经典知识之所以称为“经典”有其一定的道理,其中的治疗方法、治疗理念仍运用在现代医学中。举个简单的例子,《黄帝内经•素问》对中风论述“内夺而厥,发为瘖痱。”内夺指肝肾精血内紊,瘖系失语,痱为失用性瘫痪。八个字包含了病机、症候。精练概括,无与伦比。从中大家也可看出经典的重要性。也有人提出古语太难,看不懂,不理解。其实古语说难也不难,关键在于多阅读,多运用,正所谓熟能生巧。在内分泌科,我曾要求科室人员全部用古文书写病历,首先形成一个环境熏陶。而年轻医师在不断运用中,经典知识也就自然而然扎根在脑海中了。 我在培养青年医师时经常告诫他们,多看看经典著作,多运用经典知识。我在查房时,常常引用经典书籍中的原文讲解病人错综复杂的症候表现,使病因病机剖析无疑,理法方药井然有序。启人思路,教人法程。使之圆机活法,一隅三反。 唐晓兰:众所周知,中医诊病离不开辨证论治,而辨证论治水平的提高除需要有扎实的理论知识外,还需要有丰富的临床经验积累,您是如何将中医经典知识用于临床实践的? 丁学屏:糖尿病女性患者极易并发尿路感染,对于糖尿病并发尿路感染,隋代巢元方的《诸病源候论》中就有这样的描述:“肾虚而膀胱热,发为-淋,小便数湿。”言简意赅,囊括了糖尿病并发尿路感染的症状表现,病因病机,治法不言自明。糖尿病病程任何时期,均可出现周围神经病变,约8年左右出现视网膜病变。明代戴元礼《证治要诀》中阐发“三澈之精血既亏,或目无所见,或手足偏废如风瘫,非风也”精确的论述是我们治疗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和眼病的依据。 可以说,在诊治糖尿病及其并发证时,中医经典著作的作用不言而喻。糖尿病目前被视为跨学科、多系统病变的代谢综合征。随着病程的演进,使原来复杂的病情,更趋头绪纷繁。如糖尿病合并特异性心肌病时,既有气阴两虚之本,又有心脉瘀阻、水凌心下之标,即使是这样错综复杂的病机,中医古籍仍有佳方予以治疗。如上述情况可选用宋代陈无择《三因极一病证方论》的烂金丸方,用人参、黄芪、山药、茯苓益气补虚;熟地、鳖甲、山茱萸、石斛、杜仲、菟丝子滋阴补肾;当归、川芎和营通脉;灵磁石、五味子敛摄心阳;茯苓、车前子导水下行;沉香纳肾气,麝香通心窍。标本兼顾,正与病机相契。又如糖尿病肾病时,病由肺胃燥热,向脾肾两虚转归,由气阴两虚进而阴损及阳,我选用《三因极一病证方论》的鹿茸丸,取人参、麦冬、五味子益气生津,固护气液,黄芪甘温益气,升举清阳;玄参、熟地、山茱萸滋肾填精,鹿茸、破故纸、肉苁蓉温肾壮阳,六者从阳引阴,从阴引阳;地骨皮清肺中伏热,茯苓化气行水,鸡肶胵复中州消磨转旋之用,以为佐使,牛膝引诸药直达下焦,充分发挥了中医药的优势,与病机完全合辙。 唐晓兰:您用中医方法治疗糖尿病颇有建树,请谈谈您用中医诊治糖尿病及其并发证的思路及方药等。 丁学屏:糖尿病为一具有多基因遗传倾向的疾病,以胰岛素抵抗和胰岛素分泌缺陷为病理基础的代谢内分泌疾病。临床可以出现以慢性高血糖为特征的口渴乏力、善食而瘦、多饮多尿等症状,它属中医“消渴”范畴。 糖尿病血管神经并发证辨证规律的探讨,是我数十年来研究糖尿病的心血结晶。多年来,通过中医临床实践,系统观察,发现糖尿病患者可有两条转归途径:一是燥热或湿热耗气伤阴,病及脾肾两脏,最终阴损及阳,而致阴阳两虚。其间自主神经损伤而出现呕吐不食(糖尿病性胃瘫)、泄泻(糖尿病性腹泻)、癃闭(糖尿病神经原膀胱),微血管病变而发生水肿(糖尿病肾病)。另一途径是燥热(或湿热化燥化火)既久,精血日耗,病及肝肾两脏,其间阴亏阳亢,风阳上扰而致眩晕(糖尿病合并高血压)、中风(糖尿病性脑梗死)、风淫末疾而病周痹(糖尿病性周围神经病变),燥热耗津伤血,津不载血,血行仄涩而为胸痹心痛(糖尿病性心脏病)、脱疽(糖尿病足)、视瞻昏渺(糖尿病性视网膜病变)、暴盲(视网膜微血管瘤破裂出血)、血灌瞳神(玻璃体积血)。针对这两种不同的传变规律,我们积累了一系列诊治经验。如糖尿病性胃瘫,用滋养阳明,辛苦泻降之法,方以叶氏养胃汤、半夏泻心汤出入;诊治糖尿病性腹泻,用酸苦伐肝、扶土抑木之法,方取人参乌梅汤、参苓白术散增损不难取效;神经原性膀胱,用滋肾温阳、化气通淋之法,方用苁蓉丸、滋肾通关丸化裁,取效非易,须配合针灸气海、关元、小肠俞、次髎等穴;糖尿病肾病(DN)须及早治疗,用培补脾肾,滋阴温阳法则,方用三因鹿茸丸。 诊治糖尿病合并高血压患者辨证偏于厥少气火有余的,用轻清少阳,平息肝风法以治,方以蒿芩清胆汤、羚羊钩藤汤、地骨皮饮三方复合;偏于肝肾不足,风阳上僭的病例,以毓养肝肾、息风和阳法为治,方取真珠母丸、羚羊钩藤汤损益。 糖尿病性脑梗死症情错综驳杂,治法须因人而异。风痰乘窍窃络者,用涤痰开窍、息风通络法,方用涤痰汤、撮风散损益;肝肾阴亏,风痰上扰者,用育阴潜阳,息风涤痰法,方取镇肝息风汤加减;瘀阻脉络者,用化瘀通络法,方用增损三甲散;燥伤精血,内风萌动的用息风和阳法,方取黄连阿胶汤、三甲复脉汤化裁。 自主神经病变是糖尿病的常见并发证,糖尿病心脏自主神经病变的临床特征是昼夜心率差异消失,成为心率较快的固定心率,用滋阴养血,潜摄心阳法以治,方取吴氏救逆汤。非特异性冠心病的症情较非糖尿病冠心病患者严重,常出现心力衰竭或射血分数降低,用益气生津,和营疏瘀法为治,方以生脉散、旋覆花汤、丹参饮三方复合。特异性心肌病用固护气液、摄纳冲气、疏瘀行水法为治,方用生脉散、坎炁潜龙汤、苓桂术甘汤化裁。对于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我们采取戴元礼《证治要诀》、《王旭高医书六种》的观点,病属周痹,以内风窃络目之,用搜风通络法为治,方用撮风散化裁,自制灵异胶囊。 糖尿病足有干性坏疽和湿性坏疽之分,须辨虚实以治:干性坏疽虚证用参苓白术散加怀牛膝、鬼箭羽、鸡血藤等品以治;实证用血府逐瘀汤加炮山甲、地鳖虫为治。湿性坏疽实证用四妙勇安汤加蚤休、白蔹等品为治;虚证用滋肾六味汤加当归、怀牛膝等味治之。 糖尿病性视网膜病变为眼科四大致盲性眼病之一。我们在糖尿病性视网膜病变前期用滋养肝肾,疏瘀通络法以治,方用杞菊地黄汤、金髓煎丸复合。增殖期用毓养肝肾,疏瘀通络法为治,方用明目地黄丸、明目益肾还睛丸加减。视网膜微血管瘤破裂出血,以滋肾涵肝,疏瘀止血法以治,方用乌羊肝丸加参三七、炒蒲黄、茜草、藕节、旱莲草等品。玻璃体积血,以滋肾涵肝,化瘀宁络法以治,方用鹿肝丸加三七、蒲黄、藕节、生石决等味治之。视网膜出血、玻璃体积血,尚须用血塞通针剂400mg加入生理盐水中滴注,以提高疗效。 唐晓兰:丁教授,您在诊疗之余还酷爱阅读中医经典著作,您认为哪些书籍对提高临床诊疗水平帮助最大?对中医的未来有何期望? 丁学屏:《素问》、《灵柩》是典籍之祖,不可不读;《伤寒论》、《金匮要略》不可草草读过;《诸病源候论》、《千金方》、《外台秘要》博大精深。《圣济总录》;《太平圣惠方》、《三因极一病证示论》、《易简方》及扬士瀛《直指方》珠璧交辉,精妙绝伦。 阅读上述中医经典,则中医的博大精深便可领略一二。其散发的学术内涵,像一股无形的力量使人不断的地索。希望广大的青年医务工作者多多阅读中医古籍,细细品味,慢慢咀嚼,让中医散发其应有的璀璨光辉。 返回前页